字級:

滿意度調查

您對此網頁資訊及功能滿意度?

:::
族群歷史

布農族_創世紀

布農族沒有文字的由來
天把文字丟下來。弟弟跑過去,立刻把文字撿起來要背誦。哥哥回來,弟弟告訴哥哥說「這是天上丟下來的文字,你來背誦它吧。」哥哥說:「我背誦不起來。」便把文字分成兩半。弟弟說:「我用這混入泥土來耕作。」哥哥說:「文字背誦不起來,我要到山上去開墾。」往上山去了。卻把分成兩半的文字,放入拉毛岡河流走了。布農族才沒有流傳文字。
巒大社的故事
祖先們住在巒大社時遇到洪水。有一部份人逃難去玉山,有一部份人逃難去卓社大山。在山上沒有火柴,取不到火。玉山的人看到卓社大山有火煙。玉山的人說:「蝦蟆啊,你去取火吧。」蝦蟆去取火:卻在途中,因為潛入水裡,火滅了。玉山的人說:「烈哥烈哥鳥啊,你去取火吧。」烈哥烈哥鳥說:「我頭痛,不能去。」因烈哥烈哥鳥遁辭,頭就變白了。最後命令介比喜鳥去,才取火成功,從此有火了。他們在玉山時,跟獸類住在一起,鹿和山羊和豬都有。要屠殺,必須要有油脂的才殺。洪水的原因是河口被大蛇攔住了,才引起的。然後大螃蟹自願潛水去,把蛇剪斷,洪水才流出去,漸漸消退了。古早住的村莊是平地的好地方,但經過洪水洗劫,土地變壞了。洪水退乾了之後,避難去玉山和卓社大山的人們,都回到巒大社去住。
太陽和月亮的故事
巒大社的人去開墾。因為有兩個太陽,被太陽曬得孩子都乾扁了。父親很生氣,說:「使孩子乾扁了,真可惡,我要去征伐太陽。」父親準備好就出發去了。在路中邊走邊種橘子,並帶了一個孩子去。他把五穗栗子掛在右耳,五穗栗子掛在左耳,所有的指甲也裝些粟粒。不會餓死。來到太陽出口的地方,拿草來,草立刻乾枯了。拿別種的草來,也乾枯了。再去拿帚草來蓋隱藏的小屋,帚草卻沒有乾枯。不久出現了很熱很熱的太陽,太陽是殺人者。被父親射中了。射中了太陽的眼睛,瞎了,變成了月亮。月亮很生氣,要抓人。但人很小,抓不到,抓到了也從指間溜走了。月亮用唾液潤濕指頭,粘著人,說:「為什麼要亂射找。」祖先說:「因為你曬乾我的孩子死了,我很生氣。」月亮說:「不要生氣,請忍耐一下,我給你絲綿,可以擦眼睛用。」月亮准他們兩個人去月亮村。月亮說:「你們必須舉行祭典,一年當中,我要經過這裡十二次,但是舉行七次祭典就好了。」那時,月亮煮飯招待兩人。但跟我們的飯不一樣,很像蚯蚓那樣的東西。月亮教人做祭典的事,祭典時,要把豬和雞等當做禮物拿去拜拜。月亮說:「你們吃了月亮的飯,就會拉出頸飾玉,頸飾玉要在祭典時使用。」去征伐太陽的祖先回到村子來。出發時種植的橘子已經結果成熟了。帶去的栗子吃剩一穗,是因為月亮招待他們吃飯才剩下來的。他向村裡的聰明人說:「你要不要頸飾玉,要就把手伸出來。」聰明人說:「你要脫糞給我,太髒了,我不要。」祖先向一個傻瓜說:「我要給你頸飾玉,把手伸出來接我脫糞啊。」傻瓜不懂甚麼是髒,就伸手去接糞。然而接到的卻是很美的頸飾玉。聰明人看了,才說他也要「給我頸飾玉。」學著傻瓜伸出手來。他接到的是不好的頸飾玉。祖先說:「這些頸飾玉是要用豬和雞交換的,必須在祭典時使用。」

資料來源:原住民文化管理局─臺灣原住民 http://www.tacp.gov.tw/intro/fmintro.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