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滿意度調查

您對此網頁資訊及功能滿意度?

:::
詮釋資料
族群歷史

阿美族

阿美族始祖傳說--海岸阿美族
遠古時,有一名Abokirayan之神,住於臺灣東方海上。某日,抵達Botoru孤島,與女神Tariburayan同棲該島。某日無意中,因猛抽懸掛於樹枝之藤條而且火,此為用火之始。二神於火烤乾藷時,為火蹲距,乃發現南神下腹有禿出之物,女則則做凹下狀,出甚不解,後見二鶺鴒搖尾做狀,使之男女之道。其後子孫繁衍,Abokutayan乃以大木做舟,率女神Tariburayan、teposuruyan,向西航行至Kawasan登陸,人該處已為橫暴之神佔據,乃在成舟轉向北方,到達達拉羅馬(花蓮附近),但此處亦不適於居,又航行抵達立霧溪口而登陸,終卜居於此,並種植攜來之甘藷,見該地原有野生之稻米與粟,摘食之,為甘美,乃以竹、木為材製作鋤頭、耕地種植,子孫日眾,分佈於東部海岸地帶。

資料來源:原住民文化管理局─臺灣原住民 http://www.tacp.gov.tw/intro/fmintro.htm

 

仇怨
有一次太巴朗人殺死卑南人。卑南人要求太巴朗人賠償人命,說:「我們要斬太巴朗人的頭。」奇密人卻袒護大巴朗人,在幽幽溪蓋小屋的趙逸和拉毛谷兩個組長,即派屬下去偵察卑南人的動靜。卑南人他們來到趙逸他們的小屋,說:「我們要向太巴朗賠償被殺死的人頭。」趙逸他們告訴卑南人:「兄弟啊,你們現在不要去,必須等待時機到來。」卑南人就聽話了。
此時趙逸他倆的部下帶狗去奇密社拿便當,雖然距離很遠,但是他們跑得很快,狗卻追趕不上,便拖著狗跑,使狗皮擦破了。而他們拿回來的便當還很溫暖。他們的快跑,使卑南人很驚訝。

然後他們又跟卑南人去打獵。趙逸命令兩個部下跑上懸崖去。他倆拼命地跑,飛跳崖上。卑南人跟著跑,卻停在崖下跳不上去"卑南人說:「咦:奇密社的青年是烏。」而很驚訝。趙逸和拉毛谷說:「奇密祉的青年跑得遠比不上太巴朗的青年,太巴朗青年才真正是馬,會飛,你們想要求賠償,怎能成功,還是要等。」那天去狩獵,奇密青年抓到血氣旺盛的花鹿,獵物共有三十隻。卑南社青年說:「奇密青年確實像鳥。」奇密社人引誘卑南人去打蠟,是為了要阻止卑南人向太巴朗人報仇的關係,卑南人暫時回自己的社去了。過了不久,卑南人又來到趙逸他們的小屋,說:「為了要殺太巴朗人而來。」趙逸偷偷向拉毛谷授計,命令部下欺騙卑南人帶去太巴朗。卻暗中在卑南人回頭的路上,栽植了削尖的竹伐。卑南人來到達拔北方,趙逸和拉毛谷,戴著蓪草葉帽子埋伏在草叢裡。趙逸他們的部下便大聲喊著:「看看,敵人埋伏在那兒。」使卑南人大吃一驚,慌忙折回去,走回到栽著竹伐的地方,趙逸的部下們都飛跳竹伐上面,但卑南人飛越不過去,好多被竹伐刺傷或死了。趙逸他們便說:「兄弟,我不是早告訴過你了嗎,不該勉強去碰太巴朗人,他們太厲害啦。」卑南人就回去了。當事人太巴朗卻不知道卑南人有過這種遭遇。這些都是奇密社人趙逸和拉毛谷,為了袒護太巴朗人而做的。

資料來源:原住民文化管理局─臺灣原住民 http://www.tacp.gov.tw/intro/fmintro.htm

 

盲日的寡婦--太巴塑社
古早,有位盲目的寡婦,名叫奧沙市,跟孫女兩個人住在一起,靠領地的收入生活。 有一次遇到慣例要燒山,社裡的青年們集合商量,說:「我們去燒那個盲目的老女的領地。」青年們就去把這件事告訴老友。老女哀求似地說:「不要,青年們啊,你們不要那樣做,你們應該知道我的生活多麼辛苦。我只依靠領地生活,而領地的收穫物沒有多少。我的生活確實如此。」然而,「伯母啊」,青年們親切地反覆說同樣的要求,一點都不讓步。終於老女也沒辦法,說:「你們那麼堅持,那麼就去吧。」青年們高興又得意地說:「我們要去了,伯母啊,等我們回家。」

青年們去燒領地,捕捉了領地內很多水鹿、花鹿、山豬各種獵物回來。他們把獵物的頭帶領地的老女的家。把獵物的頭獻給領地主人,是社裡的習慣和規矩。青年們說:「伯母啊,我們帶獵物的頭來了,拿容器來裝吧」老友把草蔗敷在院子。然後,聽到青年們把好幾個頭放在草蔗上的聲音。盲目的老女從聲音察覺,院子裡的草蓆上一定排滿了各種獵物的頭。青年們說:伯母啊,再見。」就回去了。青年們走了之後,老友叫孫女去點那些野獸的頭。可是孫女說:「祖母啊,這裡草蓆 只有一個,是小鹿的頭。」老女說:「我看看。」地用手去摸,只摸到一個軟軟雜亂的小鹿的頭。老女才瞭解青年們在草蓆上,發出碰碰碰的聲音,是用一個頭放下地面幾次做出聲音,欺騙盲目的老女,感到悲傷。

老女自言自語說:「為甚麼要欺負這樣可憐的弱者,提起要燒我的領地的人,是誰啊?」於是,老友開始絕食,同祖先和天地的神祈禱。不久,旱跋繼續了三個月,這個社區的河川和水井都乾涸了,農作物也枯萎了。只有老女家裡,放水甕的地方,湧出了細細的水。

社裡的人說:「伯母啊,為甚麼只有你的地方,水不乾涸?我們都沒有水,快要渴死了。」社裡的人都到老女的院子來商量。老女和孫女在院子周圍排起石頭,讓青年們坐。老友口裡唸咒語說:「青年們啊,聽我說,你們是為了水而哭,可比..可比特,有禍來。」下一會兒,風開始吹,同時下起大雨了,青年們想要逃避,屁股卻黏住石頭站不起來。暴風雨繼續颳到第二大早晨,青年們一直坐在院子裡淋雨。老女對孫女說:「孫女啊,出去看看那些青年們。」孫女說:「祖母啊,他們都坐著不動,眼睛都開始翻白了。」

老女出去外面祈禱,風雨就停了。老女為了青年們拔除,青年們就能夠站起來了。此時老女說:「你們遇到這種事,感想如何?如果,你們不欺負我,就不會遇到這種事,不是嗎?」從此以後,這個社裡的人,都沒有人會欺負可憐的弱者了。

資料來源:原住民文化管理局─臺灣原住民 http://www.tacp.gov.tw/intro/fmintro.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