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滿意度調查

您對此網頁資訊及功能滿意度?

:::
詮釋資料
臺東史誌
 
 
  五千年前,臺東是臺灣人文景觀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至今,在海岸山脈東側的海階上,仍分布著許多文化遺址。它們所屬的年代,可溯至一萬年至一千年前不等。若依時代及文化特徵劃分,可分為舊石器時代的長濱文化,新石器時代的麒麟文化及卑南文化等。每一時期的遺址均不少,已發現的就有四、五十處之多。

臺東古稱崇爻,亦稱卑南覓,因在臺灣之山後,又名後山,地皆群番所據,直至清康熙時,始納入版籍。依據尹士郎著「臺灣誌略」中記載康熙二十一年以前,即已有人往來臺東,但較大規模移民臺東從事開墾的是在咸豐時代。漢人移墾臺東主要可分為四個時期:
 
日治時期(西元1895-1945)

光緒20年(1894)甲午海戰,清軍慘敗。翌年,中日簽署馬關條約,臺灣割讓日本。割讓之初,各地臺民反抗甚激,然不數月,臺灣西部即全部淪陷,只餘東部尚未平服時。臺東州已呈無政府狀態,僅餘後山各軍統領副將劉德杓率部眾千餘人集中於新開園拒守。光緒22年(1896)日軍乘艦登陸卑南,結合卑南族、阿美族「義勇隊」與劉部互戰。後劉德杓不支而翻越中央山脈遁走,部眾散去,東部亦告陷落,新開園之役成為臺地清兵抗日的最後一役(孟祥瀚,1997)。

明治30年(1897)臺灣大致底定,日本政府調整地方行政區域為6縣3廳。東部地區獨設臺東廳,管轄卑南、水尾、奇萊三辦務署。明治42年(1909)花蓮港廳再自臺東廳分出,獨立設廳。從此花、東二地行政區劃開始分道揚鑣,沿用迄今。
 
裝飾圖片
 
  由於東部地區開發較遲,土地、山澤林野
資源多未開採利用,故日人視之為禁臠。

裝飾圖片
 
於日人理念中,東部可規劃成向熱帶發展之根據地,且容納日本本土多餘人口,作為海外移民典範,其重要性不遜西部。於是以經濟利益為前提,由大企業家進行大規模開發,成為日治時期東部發展主要模式。其具體作法有四:

(一) 舉辦林野調查:

其目的在調查東部天然資源,並確定東部土地所有關係。總督府再透過收買、撥給出租及出售等方式,將土地移轉予日籍資本家,供其開墾或興辦工廠用。

(二) 鼓勵大企業家投資森林與土地開墾等事業

重要之投資案有明治37年(1904)的賀田組、明治43年(1910)的鹽水港製糖株氏會社、大正元年(1912)臺東製糖株氏會社、大正8年(1919)的花蓮港木材株氏會社等。可見初期產業以蔗作、製糖。伐木、梓腦為主。

(三) 設立金融機構

臺灣銀行於大正元年、3年(1912、1914)分別於花蓮港廳、臺東廳設立分行,提供資金便利各項投資開發事業。

(四) 改善對外交通

交通建設較諸清末又有長足進展。公路方面,昭和5年(1930)完成海岸公路臺東~靜浦段,昭和6年(1931)完成蘇花公路,昭和8年(1933)完成花東公路(縱谷線),昭和9年(1934)完成臺東大橋,昭和14年(1939)完成南迴公路。鐵路方面,東線鐵路於大正15年(1926)全線通車。港埠方面,昭和7年(1932)新港(今成功港)完工,昭和13年(1938)花蓮港通水。航空方面,昭和13年(1938)臺東飛行場落成啟用。東部的交通建設基礎,至此大定(孟祥瀚,1988)。
 
裝飾圖片
 
日人對臺灣的天然資源一向興趣濃厚
裝飾圖片
 
  然舉凡出產梓腦、木材、礦石之土地,多在原住民手中。故若欲殖產興利,首先必須使原住民順服。於是日本政府仿效清代撫墾局模式進行。相良長綱於明治29年(1896)代理臺東撫墾署長時,擬訂「理蕃十年計畫」,透過教育與懷柔之精神手段,以及指導原住民從事稼穡,提高生產之物質手段,分三階段實施,俾能充分開發山地資源。明治30年(1897)臺東支廳長兼撫墾署長相良長綱,首先於臺東設立國語(日語)傳習所,並於馬蘭、卑南二地設分教場。明治34年(1901),分教場增設至8處,遍及東部地區(孟祥瀚,1988)。

不過日本政府的安撫政策並未完全奏效,原住民抗爭事件仍時有所聞,尤以深居中央山脈與世隔?的太魯閣泰雅族與布農族最不合作。明治44年(1911)臺灣總督佐久間佐馬太遂提出「五年理蕃計畫」,對轄內認為桀傲不馴的原住民開始施以武力鎮壓,其結果是反彈加劇。此段時間發生於臺東地區的原住民抗日事件主要有三:

◆ 麻荖漏事件:

新港一帶的阿美族人不滿日人長期徵調民力從事勞役,又欺凌族人,明治44年(1911)都歷社聯合麻荖漏社(今成功三民里)、加只來社(今和平里)、八翁翁社(今豐田)、芝路古該社(今芝田)阿美族人共同舉事,殺害都歷、麻荖漏地區日警、教員及家眷等多人。日警自南北兩路來擊,先後焚燬麻荖漏、都歷等部落,當地阿美族人幾遭滅族。後來馬蘭社大頭目馬漢罕出面調停,事件始息,前後歷時48日(孟祥瀚,1997:林建成,1998)。

◆ 排灣族抗日事件:

大正3年(1914),日人開始沒收浸水營警備道(原三條崙古道)附近排灣族人的槍械,引起靠山為生的排灣族人反感。由屏東春日鄉境的力里社與臺東達仁鄉境的姑子崙社分別發難,焚燬力里、浸水營、姑子崙三駐在所,且一度攻陷枋寮支廳。日本政府派來精良的陸、海軍兩路夾擊,翌年始平息戰亂,前後歷時約5個月。力里、姑子崙二社傷亡慘重,淪廢墟(孟祥瀚,1997;林建成,1998)。

◆ 排灣族抗日事件:

布農族為臺灣原住民族中最驃悍的一支,其抗日行動也最為持久。從明治38年(1905)至昭和8年(1933)的28年間,零星的衝突事件多達54次。較知名者有明治44年(1911)的馬典古魯事件,大正4年(1915)的喀西帕南事件、大分事件,大正8年(1919)的巴里蘭事件,大正10年(1921)的托西佑事件、逢阪事件,昭和7年(1932)的大關山事件(檜谷事件)等。遍及花蓮縣的樂樂溪(秀姑巒溪主源流)中、上游,臺東縣新武呂溪流域,以及高雄縣荖濃溪上游。主要領導人物之一的拉荷阿雷、阿里曼西肯兄弟,大正4年(1915)於喀西帕南、大分(皆位於今花蓮縣卓溪鄉)舉事後,即轉戰新武呂溪中、上游,於大正6年(1917)翻越馬巴奧克(關山埡口),據有玉穗社(塔馬荷社)天險(今荖濃溪上游玉穗山南麓),與日人長期對峙。另一領導人物拉馬達仙仙則自大正3年(1914)起,即以馬西巴秀山東麓的伊加之蕃為根據地,神出鬼沒於大崙溪流域進行游擊戰。日人於大正4年(1915)設置北絲鬮溪(今鹿野溪)至玉里間山腳通電鐵絲網隘勇線,並配置巡邏警察,仍無法完全消弭布農族的反抗行為。後來改採「開路理蕃」政策,先於大正10年(1921)完成八通關警備道,復於昭和2年(1927)完成內本鹿警備道(沿鹿野溪),最後於昭和6年(1931)完成關山警備道(沿荖濃溪與新武呂溪)。隨著警備道的逐段闢建,大砲之類重武器也得以深入山區。布農族人的最後天險日益暴露,抗日氣數漸盡。昭和7年(1932)拉馬達仙仙被捕,翌年拉芞阿雷歸順(孟祥瀚,1997;林建成,1998),長達19年的布農抗日運動終告結束,而臺民的抗日事件亦自此完全落幕。此時已是日人據臺38年後,距蘆溝橋事變亦僅餘4年。

不時發生的抗日行為,讓日本政府焦頭爛額。為求充分掌握原住民動向,避免再據山頑抗,乃採取「集團移住」政策,將原居深山的部落集體遷至山腳或交通便利處,以便集中管理。今日之利稻、霧鹿、海端、桃源、紅葉、武陵、巒山等,皆是此一時期產生之新部落,或由舊部落擴充而成。原來頗具歷史價值的舊部落,就此荒蕪,無人聞問。
 
年 代 西 元 總人口 日本人 漢 人 原住民 其 他
明治42年 1909 41,494 796 5,233 35,425 40
大正8年 1919 48,471 3,189 8,123 36,889 270
昭和4年 1929 57,608 4,066 12,497 40,388 657
昭和10年 1935 70,143 5,307 20,839 43,046 951
昭和19年 1944 100,174 ------ ------ ------ ------

※臺東廳日治時期人口增加表 (資料來源:日治時期各年臺東廳統計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