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滿意度調查

您對此網頁資訊及功能滿意度?

:::
臺東史誌
 
 
  五千年前,臺東是臺灣人文景觀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至今,在海岸山脈東側的海階上,仍分布著許多文化遺址。它們所屬的年代,可溯至一萬年至一千年前不等。若依時代及文化特徵劃分,可分為舊石器時代的長濱文化,新石器時代的麒麟文化及卑南文化等。每一時期的遺址均不少,已發現的就有四、五十處之多。

臺東古稱崇爻,亦稱卑南覓,因在臺灣之山後,又名後山,地皆群番所據,直至清康熙時,始納入版籍。依據尹士郎著「臺灣誌略」中記載康熙二十一年以前,即已有人往來臺東,但較大規模移民臺東從事開墾的是在咸豐時代。漢人移墾臺東主要可分為四個時期:
 
清治後期(西元1871-1895)
 
  同治10年(1871)發生的「牡丹社事件」,
為東部開發史的轉捩點。

裝飾圖片
 
  十六、七世紀起世界海權大興,臺灣以其位居中國、日本與東南亞三地區海運樞紐之優越地理位置,廣受各國重視。早期以荷蘭、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人拓殖態度較為積極;十九世紀以降,則由英國、美國、日本人踵其後。當時臺灣西部已明確劃為中版圖,然廣大的東部仍是半化外之地,未受清廷重視,遂予外人有可乘之機。彼等認為佔領東部,不但可西與中國直接貿易,且面東整個太平洋皆其市場範圍,眼光相當深遠。惜閉關自守的清廷識官員慨陳東部海防與開拓之重要性,仍未喚起清廷之正視。

同治10年(1871)琉球航船遇颱風漂流至臺灣東南岸,66名生還者登陸恆春半島八瑤灣,遭當地牡丹社原住民襲殺54人,此即著名之「牡丹社事件」。日本以保護國民為藉口,與清廷多次交涉未果,爰於同治13年(1874)興兵討伐牡丹社。此事後來雖以清廷賠款50萬兩,日本撤軍而告一段落,幸未擴大,然終使清廷徹底自迷夢中驚醒,對東部之經營政策轉趨積極(孟祥瀚,1988)。也使得東部亙古以來的遺世獨立庇劫為之丕變,對東部的自然生態、人文歷史有著無比深遠之影響。
 
裝飾圖片
 
負責處理牡丹社事件的福建海防大臣沈葆禎,
於日軍撤離後即授命開始經營臺灣。

裝飾圖片
 
時北洋大臣,也是清末重臣的李鴻章明確指出東部地區:「曠土數百里,平衍膏腴,多係生番地界。山產、煤礦、石油、樟腦、藤木、金礦、玉穴,百物殷富。各國通商以來,覬覦已久。日本相距尤近,欲為洋人先導,早晚必圖侵略。若不趁此時撫綏招徠,俾為我用,後患何可勝言」。一語開啟東部發展與臺灣現代化之契機。沈葆禎據此擬訂著名之「開山撫番」政策,獲清廷大力支持。

其具體辦法有三:

(一) 打通西部與東部間之交通路線,以克服東部地理環境限制:

開路係利用軍隊力量,分北、中、南三路進行。北路由提督羅大春辦理,自蘇澳南下,經大南澳、得其黎(今立霧溪口)至花蓮,長205華里,為今日蘇花公路前身。中路由總兵吳光亮領軍,自林杞埔(今南投竹山)東行,翻越八通關,至璞石閣(今花蓮玉里),長265華里,即今玉山國家公園內之八通關古道。嗣後又打通璞石閣至成廣澳的安通越嶺道,翻越海岸山脈。南路主要位於臺東縣境,又分兩路。其一由海防同知袁聞柝負責,自鳳山經赤山(今屏東萬巒)、崑崙拗、衣丁山南鞍、諸也葛、虷子崙(今金崙)、大貓裏(今太麻里)以迄卑南,長175華里,即崑崙坳古道。另一由總兵張其光領軍,以鳳山射寮(今屏東枋寮)為起點,經南崑崙(今姑子崙山)、古阿崙、大鳥萬(今大鳥)、虷子崙、大貓裏而達卑南,長214華里。前者主要沿金崙溪,後者沿大武溪上游姑子崙溪與大鳥溪。三路之施工期間為同治13年至光緒元年(1874~1875)間,費時不及二年,於當代為少見的高效率。

(二) 解除山禁,教化原住民,打破東部亙古以來孤立隔絕:

光緒元年(1875),施行一個半世紀的山禁、海禁終獲解除,漢人得以自由進出東部,加速東部之拓墾。清廷對原住民之政策則是教以農耕,變異風俗,提高其生活水準,使能與漢人和平共處。

(三) 調整行政體系,正式設官治理東部,以納入版圖:

光緒元年(1875),原設於臺南的南路撫民理番同知移紮於卑南,下設撫墾局。同時設置卑南廳,管轄北起宜蘭東澳溪,南迄恆春八瑤灣之範圍,廳治設於寶桑。光緒3年(1877),綠島、蘭嶼亦納入清朝版圖(孟祥瀚,1988)。

沈葆禎主政臺灣期間不過年餘,然由於其器識閎偉,擘劃周密,影響日後東部之發展甚鉅,亦為臺灣現代化之奠基者。繼沈氏之後任臺事者有王凱泰、丁日昌、吳贊誠等,任期皆短。此時漢人拓墾東部方式逐漸由官辦改為民營,而拓墾腳步亦由縱谷兩端向內部進展。

光緒10年(1884年)中法戰爭後臺灣建省,光緒12年(1886)劉銘傳任首任巡撫。其在位之5年期間,殫精竭慮,悉心經營,治績斐然。除修築鐵路、設立電信、將梓腦、煤礦、硫磺收歸官營外,亦著手實施西式教育,使得臺灣各項建設突飛猛進,成為日薄西山的大清帝中最朝氣蓬勃之省份,後人每視之為有清一代經營臺灣之集大成者。於東部政策上,劉氏除繼續安撫教化原住民與拓墾工作外,最前瞻性之作法為將卑南廳不經設縣而破格升為「臺東直隸州」(光?13年,1887),層級與臺北、臺灣(中部)、臺南三府平行,凸顯其積極經營東部之決心。此為「臺東」一名之首見,當時的臺東包涵今花蓮縣在內。光?15年(1889)為徵稅便,又於州下分設南、廣、新、奉、蓮5鄉。其中南鄉轄地為以卑南為中心之臺東平原,廣鄉為以成廣澳為中心的東海岸(秀姑巒溪以南),新鄉為以新開園(今池上錦園)為中心的縱谷南段(秀姑巒溪以南)。劉氏於光?17年(1891)去職,繼任者邵友濂保守退縮,東部開發大業又漸廢弛(孟祥瀚,1988)。

清末積極開發東部的過程,為外來政權與文化大規模、有計畫進入東部濫觴,官方與在地原住民間之衝突幾無可避免。1874~1895的20餘年間,較大之衝突有5次,其中以「大庄事件」(或稱臺東之役)規模最大,且與臺東縣之關係較密切。該事件起因於光緒12年(1886)劉銘傳的「清賦」政策。時任職東部清賦委員的雷福海徵收各地田畝清丈單費過急,又欺凌婦女,引起民怨。光緒14年(1888)大庄(今花蓮富里)之客民劉添旺遂夥同里瓏、新開園之墾民與西拉雅人共同起事。北部馬太鞍、太巴塱(今花蓮光復)阿美族人與南部卑南、呂家望(今利嘉)卑南族人亦先後響應,戰事遍及縱谷南北。清廷平定北路後,特調海軍統領丁汝昌以北洋艦隊精銳「致遠號」、「靖遠號」二艘快船(巡洋艦)前來支援,砲轟卑南平原(今臺東平原),終於平息內亂。此為清廷對東部最具規模之軍事行動,兼有宣揚國威,保衛海疆之深層用意。

光緒20年(1894,臺灣割日前二年),由寶桑庄、新街、馬蘭坳三處市街所集結而成的卑南新街(今臺東市前身),已儼然成為東部地區的貿易、交通中心,商業日漸繁榮。當時漢人已有178戶,750人,猶較花蓮港街發達。不過廣大的卑南平原仍屬粗墾狀態,為卑南族與阿美族馬蘭社之勢力範圍。當時居住卑南平原的卑南族與阿美族原住民約有1,500戶,5,000~6,000人之多,仍屬多數民族。卑南平原外,漢人建立之聚落只有里瓏、新開園、鹿寮(今鹿野永安)、巴塱衛(今大武)與成廣澳等寥寥數處,且多與軍營相鄰,成為一大特色。其中成廣澳為一天然港澳,光緒以後即有戎克船出入,是卑南新街外商業較盛之地,光緒20年時漢人有48戶,170人。至於其他廣大土地,依然是原住民與平埔族天下。全臺東地區20,409人口中,漢人人口數為1,810人,僅佔9﹪。此時平地與交通要道上之原住民,多已與漢人和平相處及貿易,惟居深山之原住民仍十分驃悍。平野與山地,野豬、獼猴、梅花鹿、野兔、竹雞、珠頸斑鳩、環頸雉等處處可見,黑熊、雲豹亦復不少,為極佳之獵場。由於林木茅芒多未闢,蚊蚋滋生,加上地形、氣候變化大,旱熱濕冷無常,今稱瘧疫者不計其數。同治13年至光緒20年(1874~1894)短短廿年間,歷任卑南廳同知及臺東州知州的地方首長多達16位,其中4名於任內病故。折損率之高,替換之頻繁,可以想見水土不服之嚴重。
 
裝飾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