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滿意度調查

您對此網頁資訊及功能滿意度?

:::
臺東史誌
 
 
  五千年前,臺東是臺灣人文景觀最發達的地區之一,至今,在海岸山脈東側的海階上,仍分布著許多文化遺址。它們所屬的年代,可溯至一萬年至一千年前不等。若依時代及文化特徵劃分,可分為舊石器時代的長濱文化,新石器時代的麒麟文化及卑南文化等。每一時期的遺址均不少,已發現的就有四、五十處之多。
 
臺東古稱崇爻,亦稱卑南覓,因在臺灣之山後,又名後山,地皆群番所據,直至清康熙時,始納入版籍。依據尹士郎著「臺灣誌略」中記載康熙二十一年以前,即已有人往來臺東,但較大規模移民臺東從事開墾的是在咸豐時代。漢人移墾臺東主要可分為四個時期:
 
 
 
清治以前(西元1683~1871)
 
康熙22年(1683)平定臺灣。
裝飾圖片
 
清廷用施琅議,將臺灣收為版圖,設臺廈道經理,下轄一府三縣。然政令所至,仍不出喜南一帶,對東部瞭解依舊模糊,甚至蒙上一層神秘色彩。此點自康熙24年(1685)蔣毓英所修之「臺灣府志」描述即可看出:

「到瑯嬌,沙馬磯頭(今貓鼻頭)而山始盡。深山之中,人跡罕至。其間人形獸面,鳥喙鳥嘴,鹿豕猴獐,涵淹卵育。魑魅魍魎,山嬌水怪,亦時出沒焉。相傳有金山,每啟人以涎羨之情。然在層巒疊峷之內山,外係化外野番。野番巢穴,猙獰路險,人跡罕到,亦不知山在何處,與山之高大幾何也」。「南路之傀儡山(今大武山一帶), 內有野番70餘種。(卑)南覓社下通直腳宣(今花蓮),與北路接壤。其內深林障蔽,數百里不見日色(孟祥瀚,1988)」。

可見當時東部的自然原始,絕不輸冕近之亞馬遜、新幾內亞、婆羅洲雨林,為世上少數秘境之一。
 
裝飾圖片
 
荷治、明鄭時期遺留的纀社制度,
仍是清初官方與東部地區主要連繫方式。

裝飾圖片
 
  康熙35年(1696),卑南覓等65社歸附納餉,成為大清子民。此時卑南族仍是東部地區的實際統治者,清廷以冊封卑南王為大土方式,維持名義上之治權。身為社商之漢人,時而奔走於前山、後山間,與原住民以物易物互市。當時臺東之對外交通,以海路為主。一般由安平港出海,繞過沙馬磯頭,北航至卑南覓。間亦有經由陸路者,由瑯嶠出發,沿大武斷層海岸,經貓丹、老佛、大鳥萬(今大鳥)、加仔難(今金崙)、朝貓離(今太麻里)至卑南覓。因陸路地形崎嶇,雨日水漲,加上沿途各社出草之風仍盛,社商多視為畏途。

康熙60年(1721),朱一貴起事。清廷慮其餘黨遁跡東部,乃遺千總鄭惟蒿、林天作與通事章旺至卑南覓,賞大土官文結以帽靴、補服、衣袍等,命其調遺東部72社協力捕捉朱之餘黨。此為清朝官方力第一次進入東部。惟此時清廷對東部並無土地需求,但懼漢人出沒其地,與原住民結合,伺機謀亂。於是採取籠絡原住民,隔?漢人接觸之政策。只要能保治安,基本對東部之態度仍是消極的不聞不問。同年福建巡撫楊景素下令沿山立石設隘,禁止漢、原互越(孟祥瀚,1988)。此項禁令維持154年,從漢人角度來看,大大延誤了東部的開發時程。然而若站在原住民立場,禁令也保存東部原始文化的多元,不致太早被同化、消滅。

雍正2年(1724),臺灣總兵林亮委水師中營守備吳崑協同卑南覓社土官遍歷東部各社,共有65社,5,790人接受招撫,範圍北起加走灣(今長濱),南迄巴塱衛溪(今大武溪)。規模之大,前所未有。乾隆31年(1766),清廷於臺灣設立南北二路理番同知。卑南覓邈隸理番同知下,向鳳山縣輸餉。至此西部與東部間之交通與原住民事務,始有專責管理機構(孟祥瀚,1988)

嘉慶年間(約1810年間),臺灣總人口數已達200萬人,西部平野開發殆盡,後來之漢人移民只得向山區與東部發展。此時漢、原隔離政策雖依舊執行中,然漢人逾越者仍時有所聞,惟真正入墾則在道光以後。嘉慶9年(1804),屏東小琉球人陳必先乘船登陸火燒島(今綠島)北部海岸,建一茅屋名「公館」,開啟漢人拓殖東部之歷史。道光初年(約1820年),同樣來自小琉球漁民曾勝開等30餘人風漂至火燒島,遂著手開墾,嗣後並招家眷與鄉人至於島上西北角建立起一聚落名「中寮」,成為東部地區最早之漢人聚落。至於臺東本島之拓殖則遲至咸豐年間(約1860年),方由水底寮(今屏東枋寮)商人鄭尚開其端,首墾地區為臺東平原。除帶來稻種與先進之耕作技術外,亦建立「寶桑庄」據點,成為今日臺東市之前身。嗣後香蘭、知本、利家、卑南、里瓏(今關山)、成廣澳(今成功小港)陸續有漢人入墾,時間在咸豐、同治年間。至同治12年(1873),臺東地區漢人建立之聚落計有寶桑28家,成廣澳5、6家,火燒島37家,呈點狀分布。寶桑與打狗港(今高雄港)間,於同治年間即有戎克船(註8)往返貿易。由於此段海岸平直無灣澳,船隻僅能停泊海岸外,再以小船接駁(孟祥瀚,1988;鄭全玄,1995)
 
裝飾圖片